当前位置:太阳集团www.1385.com > 科技杂谈 > 根底邮电通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资金不足是死结

根底邮电通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资金不足是死结

文章作者:科技杂谈 上传时间:2020-02-07

法治周末记者 蒋起东

本报记者张家振北京报道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此前开展的宽带业务终于正式合理合法化。  今天(5月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获悉,工业和信息化部根据法定程序向中国广电颁发了《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批准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并允许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授权其控股子公司中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上述两项基础电信业务。  获颁《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意味着中国广电成为国内第四个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而中国广电此前在国内开展的固网宽带运营业务也正式进入合理合法的轨道。  中国广电表示,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切实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和义务,加快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积极参与普遍服务,依法合规经营,创新转型发展。  据了解,今年3月7日,中国广电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提交了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申请材料,申请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  “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主要指固网宽带,“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主要指建设、出租、出售通信设施,并不包括语音业务,所以并不意味着广电能马上开展移动通信业务。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表示。  中国广电加入宽带业务竞争领域,能否打破我国基础电信运营商三足鼎立的局面?将会对电信行业竞争格局带来哪些改变?  通信行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有很多,国网拿到的牌照只能开展互联网数据传送、通信服务业务,并不是固网和移动通信牌照,“所以这个保含金量并不高,并不能开展移动通信业务”。  按照规划,作为国家“三网融合”战略的实施主体,中国广电成立后将整合全国有线电视网络为统一的市场主体,“将首先针对缺乏资金实力的中西部有线网络运营商通过行政手段加以整合,最后再通过市场手段整合那些已经上市的广电网络公司。”  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传统电信运营商从集团到地方公司的一体化运营机制不同,中国广电成立时,全国各省均已成立独立运营的广电网络公司,完成对全国广电资源整合的难度巨大。  项立刚同时表示,电信运营业是一个高投入,回报周期长的行业,对于中国广电来说,依托45亿注册资金要建设一个全国性的网络,资金缺口巨大。“广电原有的网络过于零散,资本关系复杂,国家不可能划拨的方式把这些资产都给中国广电,钱的问题不解决,很难有作为。”  对此,中国广电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实现“全国一网”的整合目标难点还是存在的,广电网络需要自下而上,逐步实现对地方公司的整合,由于涉及到地方、上市公司的利益,过程要曲折得多。  在业内专家付亮看来,中国广电开展宽带等业务还面临着全国广电网络资源整合和突破技术短板等诸多问题,短期内也很难开展移动通信业务,“已经错过国家4G牌照发放的机会”,“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形成各自的规模优势和垄断地位,中国广电现在进入很难在短期内打破现有的竞争格局。”

5月5日,工信部向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颁发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批准其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这意味着,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第四个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

太阳集团www.1385.com,获颁许可证后,中国广电成为继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600050,股吧)之后新增的提供宽带等固定通信业务的市场经营主体。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简言之就是固网宽带。另一项“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主要指的是建设、出租、出售通信设施,并不包括语音业务,所以并不意味着中国广电能马上开展移动通信业务。

资深电信分析师曾韬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中国广电很早之前就已展开固网宽带业务,但主要是区域性的,牌照的颁发主要体现出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是从赋予中国广电全国一体化经营电信业务的身份,另一方面则是把以电视为主、宽带为辅的广电公司重新定义为一个电信服务企业。

资料显示,中国广电是由财政部出资,广电总局负责组建和代管的国有独资文化企业,注册资本45亿元。中国广电于2014年5月正式挂牌运营,旨在推动全国广播电视网络发展,加快全国广播电视网络整合,为落实国家三网融合战略发挥积极作用。

在曾韬看来,中国广电成为第四个运营商,在短期内并不会对目前运营商的市场竞争格局带来任何改变,“广电没有拿到移动的牌照,虽然固网方面一直在做,但长久以来都是各地分裂的局面,并不是一家统一的集团性的运营商,无论从移动网络还是从服务体系来看,他本身对其他三家运营商并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相信这是政府对打破三家运营商相对垄断地位的一种尝试,而另一方面,近年来广电系逐渐没落,国家为其颁发电信牌照也是给与其一个未来发展的出路。”曾韬认为。

曾韬同时也表示,如果广电选择与三家中的某家进行结盟,则可能会起到一些作用:“例如,广电与移动进行合作,广电的优势在于固网,这也正是移动相对弱势的一块,其实在上海、四川等地广电和移动已有类似的合作,这对移动在固网方面可能会起到一定的补充作用。”

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则直言,中国广电自身技术落后,资金匮乏,已形成一个死结,前景极不乐观。

“广电此前认为在固网方面相较于电信有一定的技术优势,即同轴电缆带宽较电信的adsl更好,传输速度更快。但是随着电信固网技术升级到全光网时代,广电之前所拥有的技术优势早已不在。广电要进行光改,就需要大量的资金。建设一个全国性的网络,少说也需要3000亿元,然而广电注册资金仅有45亿元,资金缺口太大。”项立刚说。

“广电还存在一个问题,广电原有的网络是一张零散的网络,广电在各地方的资本关系非常复杂,国家不可能以划拨的方式把这些资产都给中国广电,这些资产如果购买,广电还是面临着资金的短缺问题。”项立刚表示,“即使能够得到充足的资金完成布局,广电也难以保证能竞争过其他三家已在电信领域深耕多年的运营商。”

本文由太阳集团www.1385.com发布于科技杂谈,转载请注明出处:根底邮电通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资金不足是死结

关键词: